汤姆叔叔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欢迎观临汤姆叔叔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登录 |  注册
***
  • 个人钱包
  • 今日签到
  • VIP投稿
  • 我要赚钱
  • 登出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汤姆叔叔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https://加载中...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古典武侠 > 春情幻梦
春情幻梦
时间:2020-01-10 14:32:58

宁雨昔脸色一呆,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两人“我和子陵本非这个位面的人,正闭死关而元神离体后,忽然感觉被一股强烈的意念招唤而来。”

“见着你的样子我们心里就明白了,你是我们心中各自最为缺憾的那块地图,然而那俩人早已窥破天道、破碎虚空而去,无法被我们寻到。”

“然而你的气质与那俩人极为相似,正好可以替代她俩,补全我们心中的缺憾。”

“我想和梦瑶多做几遍。”

“我想和妃喧来次鱼水之欢。”

宁雨昔心中微酸,道:“原来雨昔只是你们心中的替代品。”

“雨昔何必妄自菲薄?其实自刚刚你的反应,我们已知你心中早有爱人。我和子陵虽为你所召,也不过是幻梦一场。孰轻孰重,雨昔自该明白。”

想换个姿势的宁雨昔轻轻一动,随即感受到下身的疼痛已化作酥麻快感,“你若不愿成全我俩,我们也不勉强你,从此不再相见,你好好考虑吧!”

宁雨昔考虑一番后,想起自己答应小弟弟做一个普通的妻子,不由心中一软。

韩柏心有所感,旋对徐子陵说:“子陵,先与我比拼一下轻功吧!”

徐子陵心知韩柏鬼主意多,与他的眼神一对上,便知道了他的想法:“来吧!”

只见俩人不顾被夹着的宁雨昔,四处飞窜,却又饶有默契的紧贴着宁雨昔的肉体。骤然飞上飞下的感觉让宁雨昔心中一惊,双手及双腿紧缠着韩柏的脖子及腰部不放。

三人跃起和落地时的感觉,撩的她两穴的花心一颤一颤,极其渴望男人的摘采。

“韩柏,放我下来啊!”

“子陵,我决定不做了!”

“好哥哥别跳了!”

“你们到底想怎样啊。”

只见韩柏及徐子陵装做甚么都听不见,自顾自的跳上跳下,让宁雨昔恨得牙痒痒的,渴望也越加深厚了。

两人终於停了下来,韩柏一脸和蔼的看着宁雨昔问道:“雨昔,你考虑的如何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宁雨昔才刚说出一个字,韩柏和徐子陵又带着她在原地跳了三下。

换徐子陵问道:“雨昔决定如何了?”

宁雨昔总算是明白了,这俩人是硬要抢买强卖,逼自己就范。

压下心中的怒气,宁雨昔咬牙道:“雨昔愿意助你们达成宿愿。”

韩柏大喜,说道:“且让我来些开胃菜。”

於是韩柏对着宁雨昔的左乳又挤又捏,一口用力的吸着乳头;不堪寂寞的徐子陵则绕过仙子腋下,对着右乳进攻了起来。

“喔,两位,雨昔的乳汁味道可好?你们吸舔的我好舒服啊。呀!子陵你真讨厌,不能用咬的啊!”

宁雨昔的一对玉乳分别被两人把玩来、把玩去,又被如婴孩一般吸吮着,勾起了她母性的本能。

“雨昔也练武,可曾见过自己的心魔?”

突然间韩柏问起了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。

“嗯?怎么突然问这个?我习剑多年,却是不曾见过心魔。”

正在兴头上的宁雨昔微愣道。

满足的徐子陵微微一笑,在宁雨昔的耳边吹气说道:“现在就让雨昔见识一下你的心魔吧!”

三人一同侧过身去,只见一脸铁青的林三瞪着,嘴里似乎有话要说,却只能哑哑作响。

正当宁雨昔羞怯的喊了一声夫君,韩柏也顺势解了“心魔”的哑穴。

“宁雨昔你这个贱货,你有这么缺男人吗?难道老子的大棒子还插的你欲求不满?老子供你吃,供你住,供你睡,有哪一点对不起你?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?”

只见林三如失心疯的一声声质问,一副想冲上前杀了眼前的狗男女的样子。

第一次看到小贼如此生气的样子,自觉做错事的宁雨昔心中一慌,急的却是要哭了出来。

在她身后的徐子陵劝道:“雨昔别慌,你的心魔早已被我限制行动能力,他是无法伤害你的。”

韩柏也跟着劝:“好雨昔,心魔没甚么好怕的,只要你学会面对他、接受他、处理他、放下他,自然就可以坦然面对。”

“是啊,子陵帮你打气。”

英俊不凡的徐子陵喊了三声加油,又顺势对着宁雨昔的菊穴捅了三下。

被两个男人提点,又收到徐子陵的打气,宁雨昔终於不再紧张,坦然得面对她的心魔-林三。

三哥见到那个英俊的小白脸竟然趁势干了仙子姐姐,不由怒火中烧,这可是在哥身上打脸啊!仙子姐姐明知道自己最恨小白脸,为何还要找小白脸作姘头?

还有那个插着仙子姐姐蜜穴的汉子,只不过看起来比哥壮一点、野一点、帅一点外就一无是处,他有哥能干吗?不对,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自己的仙子姐姐竟然偷汉子了,我的心那个痛啊!宁雨昔哪知道自己的心魔有那么多想法,鼓起勇气找藉口道:“小贼,这两位是我新认的师傅,他们的功法比较特殊,需要借由交合来传功,你可要体谅我。”

“我是韩柏。”

“我是徐子陵。”

两名师傅装出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,却在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后顶了宁雨昔两下,让宁雨昔娇呼了几声。

韩柏?徐子陵?道心种魔……双修大法……想到此处的林三脸色一白,他哪不知YY界最顶级的神功?不但可以让贞妻变荡妇,还会让被碰上的女子自动发春倒贴,更关键的是越干武功越强……看来今天这事不能完全怪宁雨昔了,再加上迷尽大唐女子的徐子陵,林三只觉一阵头痛。

不明所以的宁雨昔则一脸崇拜的看着韩柏及徐子陵:“师傅,你们的名声真厉害,连弟子的心魔都被骇到不敢说话呢!”

林三听见这话恼怒不已,脱口便说:“谁是心魔啊!你才是心魔,你们全家都是心魔!”

随即觉得身体一冷,却是韩柏虎目一睁,杀气腾腾道:“小子,说你是心魔就是心魔,再惹恼我徒儿,莫怪韩某刀下不留情!”

林三顿时哑口,自己老婆和姘夫偷情就算了,姘夫还反过来威胁他,这算什么破事?偏偏自己又无法反抗,只得默默的看着老婆被夹成三明治。

三哥心中那个苦啊。

宁雨昔见心魔林三再次发怒,却已经不害怕了,轻轻晃着细腰边说道:“喔,小贼!师傅的棒子顶着雨昔的两处小穴,真是舒服死了。可是他们却迟迟不肯干人家,你帮我好好向师傅求情,好不好嘛?”

林三见仙子姐姐已经不安分的摆动俏臀,又见着两大狠人直瞪着自己,只得酸涩的说道:“恳请徐师及韩师,好好肏干我家娘子吧!”

韩柏哈哈一笑:“放心吧!我会把淫妇徒弟喂的饱饱的。看我双修大法。”

三人各自一震,宁雨昔感受到身上诸窍皆通,进入先天境界中内呼吸的状态,不由大感神奇。

“我们的武功都暗含阴阳之道,而韩兄的双修大法则是联系阴阳的一道枢纽,雨昔只管尽情享受,用身体记住这种欢愉,以此窥天道也非不可能。”

徐子陵尽责的说明着。

而韩柏则神秘的笑道:“雨昔徒儿,你现在可猜得到为师想干嘛呢?”

三人意识联结,宁雨昔哪能猜不到?羞红着脸说:“韩师想在弟子的心魔前把弟子干的淫态四出、求饶不已。还想……”

“还想什么?”

“还想将生命种子洒进雨昔体内,要雨昔帮你生孩子。”

“那你可猜到子陵在想什么?”

“徐师他……他……他想喝我的奶。”

“果然是仙子,连猜人心思的本事都那样准!”

“还……还不是你们……都在使坏……嗯”“是这样吗?怎么我感觉雨昔好像希望我更坏一点啊?”

“你这套淫功,真是坏透了,把人家的心思都看光光了。”

“何止是心思,你连身体也被我看光光了。你若想学双修大法,我也可以传你;只是怕你忘不了这种滋味,从此离不开男人,又让你的小贼带了绿帽。”

“你该不会让你妻子都学了吧?”

“不能教啊!如果有男人勾搭我老婆,老子一定会灭了他!我这样武功盖世,怎能害人因一时欢愉而丧失性命?阿弥陀佛。”

“难道雨昔就可以四处勾搭男人了?”

“雨昔这点还真没说错。”

终於可以插话的徐子陵缓缓一笑:“观雨昔的心魔,便可知你家小贼不会武功,你要做啥他怎么拦你?就算他狠下心雇人要清理门户,还不是要拜倒在你裙下?”

“哎!哪有你们这种师傅,专门教弟子去作荡妇淫娃。”

徐子陵轻轻一叹,感怀的说道:“像我们这样的师傅,确实不多了。”

随即挺腰提臀,边操着宁雨昔的菊花边说道:“而像你这样乖乖被师傅操的徒弟,也真的更少了。”

“喔……嗯……好……好啊……雨昔好舒服……可是那套淫功……雨昔坚决不学!”

宁雨昔强忍菊穴传来的快感,仍保持一丝理智的说道。

“那也无妨,为师先将双修大法烙印在你灵魂之中。学与不学,就让你自行决定吧!”

别见韩柏说的轻巧,但他却深知烙印入魂,除非功力深厚,否则是想忘也忘不了。

待得日后时机一到,就是要她别练她也不肯。

不知道下次见面,这个徒弟会变成怎样的淫娃?韩柏想想都觉得兴奋。

徐子陵也心知肚明,却不刻意说破,竟是也隐隐期盼起来。

“由圣入魔,由魔入圣,大道至简,殊途同归”徐子陵在得窥大道的同时,不免也沾了一些魔气,故一向正义的他,对韩柏的手段竟不觉反感,甚至隐隐佩服起来。

此刻的宁雨昔虽能感知两位师傅不怀好意,却无法真正看清他们的意图,待得徐子陵又停了下来,不免反击道:“还说是人家师傅呢!肉根也不过和我家小贼期鼓相当,体力也这般的差,干了一半却气喘吁吁的,我都替你们害臊。”

气脉悠长的徐子陵当然不会气喘吁吁,只是体谅宁雨昔又欲换韩柏施为,所以才停了下来,听得宁雨昔的嘲讽,不由无奈的笑。

“哈哈!徐兄可被雨昔看扁了!不过这妮子不知轻重,我俩可要认真了!”

说罢的韩柏将肉棒抽离了宁雨昔的蜜穴;双修大法的状态一解,宁雨昔只觉心里一空,不免有些失落。

“你俩搞什么鬼?操得我老婆不上不下的,看得我也不上不下的。老婆过来,看看为夫的手段,一定让你满足的不偷汉子。”

却见心魔林三竟是开始打抱不平起来,原来刚才因为双修大法的关系,进入三人世界的沟通,反而让他们自动忽略了林三这个外人。

宁雨昔见着自己的心魔竟也会为自己打抱不平,不由觉得好笑,听得他竟也想同自己交合,惊讶的想徵求师傅的意见。

只见徐子陵手一挥,林三便已恢复自由,而韩柏双手交叉,又是一副想看好戏的样子,竟是想林三在他二人前奸淫宁雨昔。

林三抚摸着宁仙子的背,一路往下摸到俏臀,让宁雨昔心中一颤:“哎呀,我这心魔手法怎么和小贼一样?”

而当林三提着肿胀不堪的龟头,轻磨着洞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仙子姐姐,我来了!”

宁雨昔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和小贼爱恋正深的时候,於是她一边讶异於心魔的阳具同林三一般大小,一边羞涩的问道:“喔,心魔先生……你怎么……就像我的小贼一样……雨昔……都不知道……你是真是假了。”

林三一边肏弄着宁雨昔的浪穴,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:“仙子姐姐还是称我为小贼吧!让我们给那两个浑蛋颜色瞧瞧。”

两人相视一笑,挑衅的看着旁观的韩柏及徐子陵。

“仙子姐姐……小贼……干的你如何啊?说给师傅们听听。”

“喔……小贼真坏……在外人面前操雨昔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用力些……你干的雨昔好舒爽……快活死人家了”

“那两位师傅又操得你如何?”

“小贼……怎问雨昔这个问题……真是……太羞人了……喔……

别打我屁股……我说就是了……他们没动几下就停……撩的雨昔欲火难解……甚是讨厌……”

“那你以后还要不要让他们操啊?”

“嗯……这个嘛……”

宁雨昔犹豫着。

“仙子姐姐,你怎么还可以考虑?”

“哎……小贼……你不懂……嗯……师傅……如果运功……那感觉很特别啊……”

听到自己清丽如仙的娇妻在自己的肏干下,竟然还在推崇别人的肉棒,林三不免心中窝火,大喊:“仙子姐姐你真是气死我了,看我用大棒子打死你!”

“喔……小贼……你打死我吧……嗯……啊……雨昔要被打死了!”

嘴里虽有歉疚之意,然而宁雨昔此刻的媚态,哪有真正的悔过之心?“雨昔徒儿,你的道心还不够坚定啊!竟然会被心魔弄至如此失态!”

“师傅……徒儿……心中有愧……所以……”

“不要紧,看为师助你降妖伏魔!”

只见徐子陵手触宁雨昔肩头,精纯的螺旋气劲贯体而入,传到宁雨昔的花径中陡然爆发。

林三见仙子姐姐竟还有闲情同姘夫说话,怒气冲冲的要加速冲刺好好教训她时,只觉仙子嫩屄旋绞了起来,庞大的吸力顿时让林三有了射精的冲动。

“妈的,作弊啊!仙子姐姐啥时变这般利害。”

正当林三咬着牙欲将神枪抽离屄穴,重整旗鼓时,旋被一股劲风向前推,嘴上伊伊喔喔的乱叫,却是在屄穴的吸力下缴了泄。

宁雨昔只觉一股火烫的精液射进了体内,旋即被腿软的林三压倒在地。

“好徒儿,你可把你的心魔降服了。他可被你弄得腿软呢!”

“师傅,心魔怎会如此不济?弟子可还没到呢!”

林三听见自己的老婆竟然这样评论他,心里又气愤又羞愧,把疲软的鸡巴从小穴中退出来后,坐在一旁不发一语。

听到宁雨昔欲求不满的抱怨,韩柏心中暗笑,和徐子陵对视一眼后,各自运功,竟是将看似已到极限的巨阳硬生生催长半寸。

如此变化让宁雨昔美目中异彩连连,一首轻抚着下体,一边问着旁边的林三:“小贼相公,他俩的鸡巴比你还大呢!叫雨昔怎么办呢?”

林三看到自己仙子姐姐跃跃欲试的样子,心中一苦,叹道:“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!”

宁雨昔展颜一笑,在林三的脸上亲了一口:“小贼你对我真好,雨昔永远爱你。”

英俊潇洒的徐子陵拉走了宁雨昔,同时给她深深的一吻,说道:“我们帮宁仙子降伏了心魔,现在就换仙子来帮我和韩兄完成宿愿了。”

看着眼前飘逸不羁的徐少侠,宁雨昔只觉一颗芳心颤动不已,心中暗道:莫怪大唐诸女都为其倾心,陵少实在太迷人了,连心有所属的自己都抵受不住嘞,更何况春心初动的黄花闺女?徐子陵轻抚宁雨昔雪白而微带汗水的身躯,又对着那双玉乳吸了起来,让宁雨昔娇喘连连,却也勾起了她心中的母性,轻抱着男人的头部,既淫靡又圣洁的模样,让旁观二人目不转睛。

前戏初歇,正戏来临,动情的仙子在男人的甜言蜜语下沦陷,配合身下啪啪作响的交合之音,还有因冰火二气及螺旋劲的刺激,一时间宁雨昔仙音不绝,放荡不已。

“喔……子陵……不知……雨昔有没有帮到你……啊……太刺激了……”

“好雨昔,能够和你交合,是徐子陵一生中最大的乐事!啊,你好紧,我要射了!”

两人同时低喝,双双攀上了高峰,徐子陵与宁雨昔相视一笑,眼里的浓情蜜意尽不在言中。

此时韩柏一巴掌打在宁雨昔的屁股上,震得初至高潮的两人一阵哆唢,宁雨昔俏脸微红的说:“韩郎你真坏,这般欺负人家!”

“好仙子,想不到你浪起来时就像个淫妇,让我的心也跟着一跳一跳的,太撩人了!”

“还不是你俩硬逼着人家。”

不理会宁雨昔口是心非的道歉,韩柏一手摸着两人的交合处,另一手则是提枪准备上马,竟是不等徐子陵将阳具拔出。

“韩柏你稍待,子陵还没拔出来呢!莫非你要走雨昔的后门?”

“不知徐兄想不想试试双龙抢珠阿?”

徐子陵迟疑地说道:“不太好吧!我怕雨昔承受不住。”

“放心吧,我自心里有数。”

原先不明所以的宁雨昔也明白了,因为此时韩柏的肉棒竟是要硬塞入已夹了一根棒子的屄穴当中,让宁雨昔是慌乱不已。

“哎,韩柏你不可以这样,雨昔的小穴不可能一次塞两根的,你插我的菊穴吧!”

宁雨昔苦苦哀求着。

“好雨昔,我不会勉强你的,我要你自己答应我插进去。”

邪邪一笑的韩柏运起道心种魔大法,要全力摧毁宁雨昔的心理防线。

“不行,你犯规,怎么可以用……嗯……不行啊……一山不能容二虎……不要逼我啊!”

只见宁雨昔在韩柏的魔功之下娇喘连连、欲火丛生,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。

“我和徐兄可不是虎,我们是巨龙;莫说徐兄是大唐双龙之一,在下也是床上一条龙的人物。”

韩柏不满的纠正起来。

“你怎么还扯这些?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嘛!”

见美人还是不答应,韩柏眼珠一转,看见一旁目不转睛的林三,心里顿时有了主意,随即提议道:“雨昔既然不同意,不如让在场的人投票表决。只要反对过半或是平手,我就不强来如何?”

宁雨昔心想自己反对,只要另外三人有一人也相同的话,她就赢了;想来韩柏是不会放过她的,不由满怀希望的向徐子陵和林三看去,只见两人也看似理解的点头示意,她的心理不由松了口气。

然而表决的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,三人竟然都同意。

宁雨昔心里一气,脱口便骂:“你们俩搞什么鬼?我不是要你们支持我的吗?”

徐子陵微微一愕,旋极羞赧一笑:“我以为雨昔嘴上拒绝,心里却是愿意的,只是要我帮你找台阶下。”

早已放开的林三则毫不在意道:“反正我就算反对,你这骚货还是要给人操的,不如就让你我见识一下,什么叫做真正的淫贼。”

还想撒泼耍赖的宁雨昔见韩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便知心中算盘都已被看穿,心里一横:“你们这些臭男人,就会对女人使坏,我跟你们拼了!”

然而当韩柏终於将自己的棒子塞进那似已不能容物的秘洞中时,宁雨昔仍是痛得晕了过去。

俩人不以为意,各自运起双修大法和冰火螺旋劲,在那因疼痛而紧绷的花房之中开疆拓土了起来。

宁雨昔悠悠的醒了过来,恍惚的道:“这是哪里?我还没死吗?”

见仙子已然转醒,韩徐二人松一口气,韩柏随之淫笑道:“你还没死,不过接下来可就要欲仙欲死了!”

“不行!不要啊……会裂开……痛啊……快拔出来……喔”已然转醒的宁雨昔再次的感受到那刻苦铭心的痛楚,歇斯底里的叫喊着,她觉得丧失初夜的痛楚相形之下简直就是小儿科。

两人虽有些於心不忍,但感觉到下体被紧绷的嫩肉包围的快感,仍是咬牙强忍着射精冲动动了起来。

於是两只肉棒开始在小穴左冲右撞,仿若陷入绝地的勇士面对着四面八方的敌人,硬是要杀出一条出路。

就是这样百折不挠的冲击,终於让两只肉棒顶到了阴道的最深处,而原先疼痛不已的宁雨昔,也渐渐的被磨出快感。

“嗯?奇怪,怎么没那么痛了?而且好像有点舒服。”

原先痛得要死的宁仙子感觉到下身传来前所未有的酥麻快感,好奇的轻轻动了起来。

感觉到身下佳人的动作,韩柏不禁哈哈大笑:“好仙子,秘洞不仅容得下我二人巨物,还懂得自己扭腰配合,真是淫荡透了。”

被看穿了小动作的宁雨昔怎堪被如此评价,连忙否认道:“我哪有,我只是觉得痛,想换一下姿势看看会不会比较不痛而已。”

这欲盖弥彰的话让在场的男性都笑了出来,脸皮薄的宁雨昔嘤咛一声,羞的不敢抬头了。

徐子陵的双手逗弄着美人玉峰上的小突起,嘴上调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我俩帮雨昔试试哪边比较不痛吧!”

宁雨昔娇呼一声,旋被两人狂风骤雨的攻势打的溃不成军,浪叫不已。

“啊……呀……好……好刺激……怎么这么的……爽……雨昔……喔……又来啦!”

两只巨龙在浪穴里翻江倒海,带出美人儿仙子一波又一波的高潮,但她却硬生生的承受住这股攻势,只怕自己晕过去后就嚐不到这般难以言喻的快感。

“好仙子,你的小贼相公还在那边自慰呢?你不跟他说些什么?”

韩柏一边作动一边促狭的笑着。

被干得有些恍惚的宁雨昔,对着正用手套弄肉棒的林三道:“小贼,他们……好厉害啊……雨昔的小穴都要被干穿了……可是……又好爽……哎……以后雨昔再尝不到这般滋味怎么办?啊……又要飞了……飞了。”

只见林三狰狞着面孔说道:“死骚货,家里不是有洋人吗?以后你就找他们就行了。”

“嗯?什么洋人?哎呀,那边……对……喔……用力点……真是爽死雨昔了!”

还未得明白夫君话语的含意,宁雨昔又被肉欲带的神魂颠倒,浑然不觉她的小贼相公沁出了一身冷汗。

只见三个男人对视了一眼,心中满是庆幸的意味。

“雨昔,我已经要到了,好好接受我的精子吧!”

“啊,我也不行了,雨昔的淫穴吸的我也快出来了!”

宁雨昔在二人身上不住的摇晃摆动着,口水早已控制不住的自嘴角流出,然而身上传来的阵阵快感,让她本能的淫荡叫道:“好……快啊……雨昔……也要来了……一起……一起……我要帮你们生孩子!”

两只巨龙终於不再争先恐后,而是极有默契的同进同出,如此淫靡的场景让旁观的林三也受不住,硬是将肉棒塞进了宁雨昔的樱桃小口中抽动了起来。

“啊~~”再度高潮的宁雨昔阴道一收缩,便将两只巨龙的精华都挤了出来,而口中的肉棒则是在她高潮的霎那将精液灌进了她的喉咙;享受到人间极乐的宁雨昔终於不堪刺激,疲累的晕了过去。

隐隐之间,她好像看见黑白无常帮她擦拭着身体,可是为什么有两个黑无常呢?她却已经不想过问,沉沉的堕入梦乡。

下一篇:黄蓉过海

你还没有登录呢!
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?

取消
确定
x

这个域名即将停用,为了广大狼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,建议保存最新域名,点击保存,跳转最新域名。

马上保存